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新婚夜,医妃带着两萌宝炸了王府 > 第1567章 云恒会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奇快中文网] http://www.x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起云涌,狂风刮过鲜亮的旗帜,呼呼作响。


        

闻人煜带回了长公主。


        

秦啸怒气冲冲的走来,“清慈在哪?朕的逆女又在哪,让他们滚出来!”


        

他的身后跟着好些将士,声势浩大。


        

闻人煜转身,看向秦啸,一贯温和儒雅的脸上始终淡定如初,没有一丝畏惧,坦然的退开两步。


        

一瞬间,两具盖着白布的身体赫然跃入眼帘。


        

秦啸的表情凝滞了一下,掀开白布,一张是秦暮白的脸,另一张是清慈长公主的脸。


        

他怒火攻心,怒瞪着闻人煜,咬牙切齿的道:“为何不留活口?!朕还有话要问!”


        

秦暮白可以算了,可他的皇妹为何要造反,她究竟有何不满,他要知道!


        

他们是手足情深的兄妹啊,他从未想过她会背叛他!


        

闻人淡声道:“非我们不留活口,众将士都看见了,暮白与驸马互相残杀,长公主自杀谢罪,都来不及阻止。”


        

秦啸瞧他淡然自若,丝毫没有伤心的模样,更是勃然大怒,他一把揪住闻人煜的衣领,“清慈自杀,为何她脸上会有那么多伤,谁干得?你们虐待她了?!”


        

众人大气不敢出,纷纷低头。


        

闻人煜却抬手,用力抓住了秦啸的手腕,一把甩开。


        

“长公主挟持了鸣凰,想要谋害她,鸣凰为自保才动手,长公主脸上的伤瞧着可怕,却并不致命,致命伤是她自己捅的。”


        

“皇上,说句大逆不道的话,长公主为叛贼头目,她该杀,希望皇上不要再用仁义的心去处置他们,会寒了为您出生入死,厮杀拼搏将士们的心。”


        

秦啸心脏重重的拧起,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她是你的枕边人,是你的妻子!她死了,你没有半点伤心么?”


        

清慈可是爱了他那么多年啊!他以为,伤心的人会有两个。


        

闻人煜拱手作揖,淡声道:“她死有余辜,夫复何恨。”


        

秦啸哑口无言,郁结于心,再望向地上的两具尸体,眼睛里有些血丝,眼眶红润却没有泪落下,他早就练就了冷漠绝情的心,何谈落泪。


        

“罢了,罢了,”他连声说了两句,声音发哑,整个人好似一下苍老了不少,“西野驸马呢,那畜生在哪?”


        

闻人煜道:“死了,尸首准备送回西野。”


        

秦啸,“他协助两位公主谋逆,以下犯上,碎尸万段也不为过!将他剁成肉泥,焚烧殆尽!”


        

众人吓得更是面露惧色,脑袋全部垂到胸口了。


        

除瘟疫外,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处以极刑,尸体若是烧化了,那定是魂飞魄散,没有来世的。


        

闻人煜神色如常,“两位公主如何处理?”


        

秦啸沉默了一会,“他们死前,可曾想与朕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


        

秦啸更是死寂了好一会,才深深叹息,“送回皇城,找个地方葬了吧。”


        

这时,秦隐渊安排好一切,快步朝秦啸走来。


        

“皇兄,武南台的水被下了毒,不过尚且能控制,京都此时必定大乱,眼下危机已解,皇兄要速回皇城,平定一切。”


        

秦啸看向秦隐渊,眼神难得空洞了一会,抬手,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


        

“隐渊,朕只剩你了。”


        

秦隐渊神色前所未有的严峻,“臣弟会一直在皇兄身边。”


        

秦啸表情沉重,很快,他又挺直了腰板,肃声道:“时不我待,召集一万精锐,即刻随朕回京,太子随朕走,你留下。”


        

他注视着秦隐渊,“武南台事宜需要有人坐镇,等一切处理完,你再带兵返京。”


        

秦逸然被陆绎澜带出来了,正好一起带回去。


        

秦隐渊拧眉,“皇兄,你身边无人,我随你一起回去。”


        

秦啸:“有提督大将在足矣,皇城没有任何兵力了,最多不过上千人,空城一座,墨寒他们都要走……这里必须有人坐镇,你与他们好好相处,好好收尾。”


        

说是这么说,实则也是为他与南晚烟留下最后一程路,南晚烟此次离去,只怕终生不会再见。


        

秦隐渊眸色一暗,“皇兄……”


        

秦啸叹道:“去忙吧,这里的百姓就靠你们了,朕要去见一个人,马上就要走了。”


        

说罢,他又低头瞧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眼睛干涩,随后转身快步离去。


        

秦隐渊的神色冷然,摆摆手,便有人抬上棺椁,将两具尸体入殓。


        

长公主腰间被血染得通红的玉落下来,是一弯半月,闻人煜瞧见了,垂在身侧的手指突然颤了一下。


        

那是他丢失了许多年的玉佩,以为是府里谁的手脚不干净,玉佩不过是他随手买着好看的,并无意义便没有往下追究。


        

原来,是她拿走了。


        

至少,十年之久。


        

小兵将玉佩拾起,一同放入棺椁之中,盖好。


        

闻人煜没有阻止,与秦隐渊颔首后,便转身离开了。


        

他去了营帐,遍地是腹痛难忍的将士,南晚烟在这忙的热火朝天。


        

他走上前一起帮忙。


        

南晚烟看了他一眼,明媚的眼睛漂亮有神。


        

“驸马?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把解药配好了,等他们服用就行,你还得看着千风呢,他怎么样了?”


        

她与三哥说完话,知道云恒的事情后便赶来了这边。


        

空间里多了很多很多药材,解毒止腹泻的药好找,不过她下手太狠,人太多太多,相对的药材也是几万份起,还以为搬药材都要搬到半夜,没想到空间无限升级后,意念随心,想要什么一下就运出来了。


        

方便太多太多。


        

闻人煜眸色深沉的盯着她,语气柔和不少。


        

“那孩子失血过多,伤口遍布,至今还昏迷不醒,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我让人照看着他,他若苏醒,定会有人来报的。”


        

舅舅伤的太重,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的,但病情能彻底稳定下来便好。


        

南晚烟安心了,一边翻找医书里的治疗一月断魂的毒,一边又问:“云恒你认识吧,就是你让他来杀我的那个人,他的病怎么回事,好治吗?”


        

闻人煜面色骤然一变,刚刚在皇帝面前他都没变脸,此刻在自己女儿面前瞬间紧张,“我,我不是故意的……那时候并不知道你是晚烟,我若知道……”


        

南晚烟淡定,打断,“我知道,你不要紧张,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云恒是我朋友,我想知道他的情况。”


        

闻人煜眉头拧紧,“大夏与天胜大战时,我原是去见你的,后来没见着,却见着了他,他伤的太重,经脉俱断,还身中剧毒,数毒并发早已侵蚀了他的骨髓,可他竟然奇迹般的还吊着一口气。”


        

“刚好我在研究活死人,回程路上,我不断给云恒治疗,洗髓、断筋再连接,换血,以毒攻毒,他活过来了,却成了行尸走肉的人,也就勉强能认出我,谁也不认识了。”


        

“怪不得……”南晚烟翻书的动作一顿,精致绝美的小脸严肃起来,“怪不得他不认得我,长得还乱七八糟的,那他的情况能恢复么?”


        

闻人煜直言,“他……活不了多久,这几个月已然是他的极限,他全身带毒,毒若入口,绝大部分人都挺不过一晚,这毒也会侵入他的心脉,是护他的,也是害他的。”


        

南晚烟心头重重一沉,“什么?”


        

云恒要死了么,他是那么好的人,回忆一幕幕不断袭来,他随她一起去大夏,随她斗智斗勇,永远像个小天使,永远的战友,更是封央的爱人啊。


        

还没有失而复得,便又要再次失去,她不敢想封央究竟会有多难过。


        

“没办法了吗?”


        

闻人煜摇头。


        

她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手中的书,闻人煜却俯身下来,凝视着她的眉眼,“晚烟,清慈将你掳走,可有伤害你,你的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以清慈的性子来说,就算要与晚烟一起烧死在殿中,她也不可能只做一样事,她向来心狠,要做事,必做绝。


        

她死前说,他最在意的人都会死在他的手里,这话,他反复想,不得不慎重。


        

南晚烟漆黑的眸子望向他,“你知道三日听雨么?”


        

“听过,这是天胜特有的剧毒,与大夏的禁掉的剧毒有异曲同工之妙,解毒的配方只有天胜皇城有,皇室需要专权,需要控制人,毒是很好的一种手段。”


        

闻人煜以为她说的是百姓的毒,“三日听雨毒发,第一日身体乏力,瞧不出症状,第二日五官渐失,有可能失明,有可能失聪,也有可能失言等等,但意识尚在,第三日心如绞痛,五脏六腑剧痛,最终七窍流血,身亡。”


        

“武南台的水已经喝了三四天了,我看百姓们的症状没有符合的,他们得的应该是别的毒。”


        

三日听雨不多,毕竟秦啸上位后,他足够威严足够残忍,早就不需要靠这些手段来专横控制人了。


        

长公主没有那么多毒药,也不会选择在井水里投这个毒,而且倘若百姓中的真的是这个毒,现在往京城赶,拿到解药配方,也来不及调配解药,除非那人在京城,尚有可救,不然,是必死无疑啊。


        

南晚烟沉默了一会,“不是他们,是我,我中了三日听雨的毒——”


 新书推荐: 刚退役,就被美女榨干了 超级保安在都市 全民领主:唯独我是堕落帝国? 刚离婚,老婆就跪求复合 重生九八:暴揍校花踹掉她门牙! 高武:从杀鸡开始横推星空 绝品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