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 第1539章 欲仙欲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奇快中文网] http://www.x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柠抬头瞅瞅天。


        

夜空已黑,佣人们听令都回房休息了。


        

偌大别墅,一片静悄悄。


        

温泉池边只有一盏玉兰花式的路灯,散发着晕黄的光,照亮整个汤池。


        

附近还有几盏,想必照不到这里。


        

林柠眼珠一转,主意上来了。


        

她抬手指指那盏灯,趴到秦陆耳边,小声对他说:“你把那盏路灯打碎,咱俩就可以在温泉池里做了。”


        

秦陆觉得这小丫头是真野!


        

他就够野了。


        

硬是没野过她。


        

秦陆道:“泉水不干净,你老实点,撑一会儿,咱们去房间做。”


        

林柠抓着他劲硬的手臂,大眼睛湿漉漉的,带着潮湿的蛊惑,软声说:“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泉水每天都是从地下新涌出来的。温泉里有硫磺,硫磺本就杀菌,水很干净。”


        

秦陆喉音开始发沉,“这么馋吗?”


        

林柠小手不安分地抚摸他壁垒分明的胸肌,“没办法,秀色可餐嘛。”


        

秦陆伸手抓住她往下滑的手。


        

软玉温香在怀,不摸都受不了。


        

这么摸,谁能受得住?


        

秦陆游到池边,抓起几粒石子,朝路灯掷去。


        

“啪啪啪啪!”


        

四声脆响之后,附近几盏路灯全部熄灭!


        

夜色漆黑,静得只能听到细小虫鸣。


        

林柠鼓掌叫好,“好厉害!那么远的路灯,你都能击中!”


        

秦陆拿一双黑沉沉的夜视眼,瞅着她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觉得好笑。


        

打几盏路灯,就厉害了?


        

他的本事,千分之一都没使出来。


        

他握着林柠的腰,把她拉到自己身下。


        

温泉水有浮力。


        

像一双温暖的大手托着二人。


        

他拽掉自己的泳裤,将她的泳衣扯到一边……


        

下一秒,秦陆只觉心头一片灼烫,刹那间如入仙境。


        

泉水剧烈晃动,水波纹荡漾,起伏。


        

水声哗哗如潮涌,如海浪拍打海岸。


        

他猛烈撞击她……


        

黑夜和陌生的环境,能将人的感官和欲望刺激到极致。


        

秦陆只觉浑身血脉贲张,心脏狂跳,呼吸不畅,浑身刺激到近乎窒息。


        

林柠是懂生活的。


        

在这里远比在床上更热烈,更刺激。


        

不知过了多久,身下的林柠,双腿踢蹭的频率渐次减缓。


        

两条雪白手臂软哒哒地搂着秦陆的腰。


        

秋风中,池边树木枝叶婆挲,春色旖旎。


        

欲波一浪一浪劈头盖脑地压向秦陆,让他欲仙欲死。


        

许久之后,秦陆松开林柠。


        

林柠已经软成一汪水,柳枝一样漂浮在泉水上,身上绯红,小脸酡红,大眼睛水汪汪的。


        

不知是激动的,还是累的。


        

秦陆穿好泳裤,也帮她穿好。


        

他抱起她绵软的身子,朝池边游去,低声问:“舒服吗?”


        

林柠声音软得不像话,小声咕哝:“舒服死了,你呢?”


        

秦陆嗓音浓重,“你说呢?”


        

林柠垂下眼帘,少有的羞涩。


        

以前总想睡了他,得到他之后,再甩了他。


        

如今才知道,那时的想法太蠢了!


        

得到之后,哪里还舍得甩他?


        

初次感觉其实不算好,疼痛居多,多做几次便入佳境,如今越来越上瘾,恨不得天天缠着他,搞那档子事。


        

食色性也。


        

老祖宗,诚不欺我!


        

秦陆抱着林柠游到池壁边坐下。


        

让她坐到自己大腿上。


        

林柠搂着他劲挺的腰,孩子一样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听着他雄浑有力的心跳声,低声呢喃:“阿陆,我爱你。”


        

秦陆揉揉她的后脑勺,“爱我,还是爱我的身体?”


        

“都爱。”


        

“爱多久。”


        

“爱到你死我亡。”


        

秦陆英朗的眸子里笑意深浓,不愧是小黄鼠狼,情话都说得这么咬牙切齿。


        

二人稍作休息,上岸。


        

秦陆帮林柠擦干净身上的水,拿大浴巾裹住她。


        

她黏在他身上,朝房间走去。


        

边走,林柠边给此处管事的佣人打电话,吩咐道:“温泉池边的路灯坏了,坏了四盏,你们明天把灯泡换一下。”


        

佣人在房间里看到路灯坏了,装没看到,佯装被吵醒的声音含糊地说:“好的,柠小姐,我们都早早睡下了,明天一定换。”


        

“我爸没来吧?”


        

“没有。他打过电话,我说你在,他说知道了,别的没说什么。”


        

“算他识趣!”


        

二人返回房间。


        

进浴室冲澡,分别进了不同浴室。


        

同浴,年轻火热的身体容易擦出火,林柠的身体吃不消。


        

洗漱过后,二人躺到柔软的大床上。


        

这间卧室装修以淡粉色为主,无疑是林柠的闺房。


        

看样子,无论是在元家,还是在林家,她的地位都不容置疑。


        

可惜再多的钱再高的地位,都比不上来自父母的爱。


        

小孩子要的其实并不多,只想要父母的关爱而已。


        

秦陆将手臂伸到林柠颈下。


        

她柔软的小身子光溜溜地贴在他身上,如刚出生的婴儿。


        

二人正欲有睡意时,林柠的手机忽然响了。


        

公事用的手机已关机,私人手机,只有家人知道。


        

林柠从秦陆怀里爬起来,套上睡衣,下床,走到壁柜前拿起手机。


        

扫一眼来电显示,是梅浅浅打来的。


        

刚要挂断,想到梅妈妈,林柠按了接通。


        

手机里传来梅浅浅醉醺醺的声音,“小柠,救我!快救救我!”


        

林柠拧起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我来酒吧喝酒,被人纠缠。我躲到卫生间里,现在那人正在砸卫生间的门,很快就能冲进来,他们是一伙人,好几个。小柠,我好怕!我孤身一人来京都,只有你能依靠,快来帮帮我好吗?”


        

“酒吧有保安,也可以报警,你确定非让我过去?”


        

“我喊保安了,可纠缠我的那帮人是酒吧里的常客,有些来头,保安们偏袒他们。报警的话,事情就闹大了,我不想闹大,对我的名声不好。”


        

“地址发来。”


        

梅浅浅立马甩过来一个地址。


        

林柠开始穿衣服。


        

秦陆道:“你累了,喊几个保镖过去吧。”


        

“我今天不去,这事以后还会发生,我去给她上一课。”


        

二人坐车,来到梅浅浅所说的酒吧。


        

是一家还算高档的酒吧。


        

酒吧里灯红酒绿,群魔乱舞,乐声震耳欲聋。


        

林柠虽然叛逆,却很少来这种地方玩,嫌乱。


        

来这里的绝大部分是来钓凯子的,要么当凯子被人钓。


        

因着父亲和哥哥的原因,林柠顶讨厌这种随随便便的性,牲口一样,初见面一两杯酒下肚,就能搂到一起啪。


        

有的去宾馆都等不及,躲到卫生间里,裤子往下一拽,就开始啪。


        

也不怕得病。


        

找到梅浅浅所说的卫生间。


        

果然有一帮人正堵在门口,砸隔断的门。


        

秦陆上前,都没用动手,几脚下去,所有人全都躺到了地上,抱着头痛苦哀嚎。


        

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保安们冲过来,想维持秩序,见是秦陆,顾氏集团的公子,是他们惹不起的角色,纷纷退后,跑去找经理了。


        

林柠冲隔断里的梅浅浅喊道:“出来吧。”


        

“啪嗒。”


        

梅浅浅拉开隔断的门走出来,身子一摇三晃,面色醉红,眼神迷离,眼里全是泪水和惊慌的神色。


        

林柠道:“出去说,脏。”


        

梅浅浅走不稳,朝林柠身边靠,想让她扶自己一把。


        

林柠嫌她脏,闪身躲开。


        

梅浅浅想往秦陆身上靠,想了想打消了念头,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


        

出了酒吧门。


        

外面稍微清静一点,空气也好得多。


        

林柠盯着一身白裙,精致淡妆,扮得妩媚又清纯的梅浅浅,道:“为什么来酒吧喝酒?梅妈妈知道了,得多生气,自己没数吗?”


        

梅浅浅垂着头,大着舌头委委屈屈地说:“小柠,我真不知道,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让你那么讨厌我。顾逸风顾总,离异,是单身状态,我对他有好感,人之常情。如果因为这个,你就开除我,被我妈知道了,得多难过?”


        

“所以为了追到顾逸风,你就花我的钱,去读一万块一节课的名媛培训班?”


        

梅浅浅一愣,抬起头,“你怎么知道?”


        

林柠冷笑,“我在皇城根下长大,想打听点事,不要太容易。”


        

梅浅浅捂住脸哽咽着说:“我只是想嫁得好一点,我没做错。人只有三次逆天改命的机会,要么投胎,要么嫁人,要么创业。我没投好胎,创业太艰难,只能拼嫁人。”


        

林柠道:“挺聪明,可惜聪明没用在正道上。你可以问我要资源,要人脉,可你偏偏不要,非得用这些小事来消耗我的热情。在京都没背景,想成为人上人,上再贵的名媛培训班都没用,吃苦也没用,得吃人。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明天你回苏城吧!”


        

犹如万丈高楼,一脚踏空!


        

梅浅浅怔怔瞅着林柠,失望地说:“小柠,你对我妈那么好,为什么对我这么绝情?”


        

林柠被气笑了,“我绝情?你们全家吃我的喝我的?你身上的名牌衣服,肩上的高奢包,脸上擦的粉底,都是我的钱买的,我绝情?”


        

“小柠我……”


        

林柠冲她摆手,“滚!滚吧你!滚回你们老家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扔下这句话,她转身朝车子走去!


 新书推荐: 娘娘死遁后,疯批暴君哭红了眼 斩妖 权宠京华 奸臣每天都想弄死我 重生2000:从追求青涩校花同桌开始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 臣妻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