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奇快中文网 > 闪婚后发现老公是首富 > 第917章 真是人不可貌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奇快中文网] http://www.x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冉珂回完这一条,又从后视镜看了眼侧首靠在后座上闭目不语的安心。


        

她眼睫微垂,神情寡淡,一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冉珂想了想,忍不住担心的又发了一条。


        

【陆总,您看……】


        

陆应淮眉头蹙起,抬手掐了掐眉心。


        

指尖在屏幕上轻点几下:【带她去吃东西。】


        

冉珂看到这条消息,整张脸都苦兮兮的皱了起来。


        

她这会儿是真羡慕秦臻,被陆总派出去办别的事情,而不用……


        

她叹了口气,苦恼的皱着眉头一直往前开,过了大约五分钟,冉珂试探性的开口道,“夫人,您看咱们要不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末了,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补了一句,“我刚才还没来得及去找东西吃,这会儿……有点饿了。”


        

她都这么说了,安心自然不可能再说不吃,于是淡淡道,“那你看哪个餐厅顺眼,就停下来去吃点吧。”


        

“好嘞。”冉珂长舒口气,根本没发现身后跟着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


        

*


        

陆应淮最后也什么都没吃,只埋单后便起身离开,回到车上。


        

坐在车里,烦躁的抽完一整根烟,将烟蒂拿纸巾包好了,放在一旁的车载垃圾桶里,然后才发动了车子,驱车回了公司。


        

他一走,停在停车场另一边角落的一辆车子也缓缓启动,跟在陆应淮的车子后面。


        

开车的人拨了个电话出去,“他们似乎吵架了,陆应淮好像是信了安心跟方宇的事儿。”


        

“是,我们会继续跟着。”


        

陆应淮一路开车回到公司,才刚进办公室,秘书就迎了上来,“陆总,池小姐在您的办公室等您。”


        

男人俊美的脸上波澜不惊,“嗯。”


        

推开门进去,池末一身休闲装坐在待客区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正在看娱乐版块的报道。听到动静抬头,看着陆应淮微微一笑。


        

陆应淮将大衣脱了下来挂在一旁的衣帽钩上,长腿迈向办公桌,语气冷淡,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池末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陆应淮对面坐下,“就是……他醒了,知道你回去看过他,很高兴,还让人把寰宇集团的业务季度报表送了过来,想让你看看,能有多一点了解。”


        

“不用!”陆应淮垂眸打开电脑,“我说了,我对陆家的一切不感兴趣。”


        

池末挑了挑眉,“你对陆家的一切不感兴趣,可寰宇是在你手下才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的,你不要的话,未免太吃亏了吧。”她看着男人虽然面无表情,但明显气压很低的样子,轻轻一笑,“怎么,跟心心吵架了?”


        

话音刚落,男人如刀般寒厉的视线就朝她射了过来。


        

池末一个战术性后仰,避开他这个眼神,“别这么看着我,这件事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倒是你,明明心里是相信心心的,想用这种方法把背后的人逼出来,可为什么不跟心心说实话呢?她现在好歹也演了那么久的戏了,演技还是很有保障的。演一下跟你吵架,闹翻的戏码,还不是手到擒来?”


        

陆应淮盯着池末那张轻柔美丽的脸,缓缓低沉的开口,“既然跟你没关系,那就管好你自己的嘴,不该说的话最好半个字都别说。另外……说起来,都说陆太太聪明能干,手段过人,怎么感觉看上去跟传说中很不一样呢。”


        

池末看上去很轻柔,好像没什么脾气的样子,喜欢吃东西,像是个资深的吃货,但她的行事作风却跟轻柔没有半点关系。


        

她能嫁给陆禹,其实是花了很大力气的。


        

听说当初陆禹喜欢,并且想共度一生的女人不是池末,而是一个家世很不错的千金小姐。


        

奈何池末当时对陆禹爱得深沉,想尽办法用尽手段,逼走了那个千金小姐,甚至为了最后成功嫁给陆禹,还来了一处美人心计。


        

又是苦肉计,又是英雄救美,又是卖身求药……


        

花式手段终于成了陆禹的合法妻子。


        

可惜,结婚后没多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却又闹着要离婚。


        

池末微微一笑,“过奖了,我只是好奇而已……对于我想不通的事情,我一向都很好奇。”


        

陆应淮眼睛半眯,似笑非笑,“好奇?”


        

“看你心情指数这么低,很明显是还没查清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你和陆家联手都查不出来,我当然好奇。”


        

陆应淮冷淡的道,“你可以走了。”


        

池末也没打算多留,只是笑了笑,“那你忙,如果需要我帮忙就直接说。看在你跟他一脉同生的份上,我可以帮你哦。”


        

当然,原本也不是看在这个份上,而是看在安心的面子。


        

“不用!”男人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看他一副逞强的样子,池末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手里拎着自己的包包,高跟鞋一路踩得摇曳生姿。


        

嘴硬的男人,明明就是对安心说了那些扎心的话,自己心里也很不好受,还偏偏要绷着。


        

跟心心说实话怎么了?


        

心心又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会因为这个跟他闹。


        

不过,她现在大概也明白了金枝这么做的目的。


        

这件事陆应淮如果不查,单纯的相信安心然后强制性把新闻压下去,可能并没有什么用,反而只会起到反作用。


        

可他越查,查到的东西就会越挑拨他跟安心的关系。


        

甚至……还会查出一些安心跟方宇之间有蛛丝马迹的……证据。


        

这些证据可能不会直接证明安心和方宇就是有关系,但是会让陆应淮心生怀疑,而金枝想要的就是他心生怀疑。


        

人与人之间,一旦生出了怀疑,就再也无法彼此信任。


        

一旦不信任,就很容易被找出破绽,逐个击破。


        

而且陆应淮被安心的事情绑住手脚,对于海城那边就自然鞭长莫及。只剩一个陆老夫人在那苦苦支撑,还要因为陆正峰的重病而分神担心,又哪里能够顾及得到金枝在背后的小动作呢。


        

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陆正峰那一家三口里,最有脑子的人,居然是金枝。


 新书推荐: 剑仙小姐,你挡着我送外卖了 诡异游戏入侵,氪金十亿当鬼王 模拟犯罪十万次,我竟成王牌神探 跪在妻女墓前忏悔,我重生了 怪谈笔记 尸囊人 竹马他哥一直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