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大秦:开局自曝穿越者,嬴政麻了 > 第705章 有权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奇快中文网] http://www.x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瓷窑里烧制出的各色器物样品很多,贵重的放在房内,如瓷砖这样的便斜搭在回廊的边角。


        

陈庆手里的这块大概两个巴掌大,色泽淡青,釉面清亮。


        

他调整好角度,一手揽着田舟的肩膀,把对方的样貌原原本本地照映出来。


        

“侯爷……”


        

田舟尴尬地无地自容,脸色飞快涨得通红。


        

“瞧清楚了没有?”


        

陈庆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他。


        

田舟目光闪躲,脸颊上的肌肉紧绷又松开,往复数次后才低声说:“下官与房夫人一清二白,纯粹是同僚共事之情谊,并无别的瓜葛。”


        

“还望侯爷明察。”


        

陈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田师兄,你老实过头了知不知道?”


        

“说句实在话,本侯当初把房夫人安排到内务府任事,就是看出她遇人不淑,想撮合你们两个来着。”


        

“没想到过了那么久,你硬是没擦出半点火花,反而看上了一个服侍你的婢子。”


        

田舟惊惶地脸色大变。


        

“侯爷,小声点。”


        

“她听不见。”


        

陈庆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房夫人怎么可能听不见?


        

她此刻就在门后,肯定听得一清二楚。


        

田舟焦急地解释:“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房夫人乃有夫之妇,下官怎可坏了她的名节。”


        

“你拉倒吧!”


        

陈庆数落道:“房英一门心思修仙问道,早就忘了家里还有个婆娘。”


        

“既然他不要,你领回家又怎样?”


        

“田师兄,你拍着良心说,真的没动过一丝半点的男女之情?”


        

“一点都没有?”


        

田舟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


        

“有不就行了!”


        

“田师兄,把腰杆挺起来。”


        

陈庆扶着他的后背:“而今你是皇家内务府冶铁司少府,不是什么庶民百姓,在朝廷中也是一方要员,手下有几千人听候差遣的。”


        

“不必言辞卑微,也无须畏缩怯懦。”


        

“多娶个婆娘怎么了?”


        

“朝廷律法都鼓励百姓婚配生育,你既为朝廷命官,难道不该带个头?”


        

田舟慌得一匹,紧张地盯着房夫人所在的屋子,生怕下一刻对方就从门里出来。


        

陈庆叹了口气:“你们哪怕在此卿卿我我,情深意浓,本侯也就认了。”


        

“好歹多生几个孩子,也算换了种方式为朝廷效力。”


        

“可你们……”


        

“内务府那么多公事,都不用管了?”


        

“供给军需的兵甲造好了?烧制的瓷器百无一失了?”


        

“天天搁那儿‘郎有情来妾不知,妾有意兮郎无心。”


        

“你们不烦我都烦了。”


        

田舟被骂得狗血淋头,老实人的倔脾气开始上来了:“侯爷,那您说应该怎么办?下官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庆冷笑一声:“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要不要报个官,让内史府派人来教你们?”


        

田舟瞬间哑火,低下头跟自己生闷气。


        

陈庆训斥了半天,拿这块榆木疙瘩也没办法。


        

“房夫人,还请现身一见。”


        

话音刚落,屋里传来低低的惊呼,随后是凌乱的脚步声。


        

接下来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哗啦一声脆响。


        

“夫人,一首躲着也不是办法,还请现身一见。”


        

陈庆提高了音量,再次喊道。


        

田舟犹犹豫豫地说:“侯爷,别为难她了。”


        

“呦?”


        

“你这时候知道怜香惜玉了?”


        

陈庆阴阳怪气地讥讽。


        

田舟默默地低下头,再不言语。


        

等了许久之后,正当陈庆准备喊第三次的时候,房夫人才埋着头唯唯诺诺的从屋里出来。


        

“见过侯爷。”


        

她声若蚊呐,连头都不敢抬。


        

陈庆板起面孔:“夫人,自你来内务府任职,本侯可曾短缺了你的俸禄?”


        

房夫人忐忑不安地抬起头:“未曾短缺。”


        

陈庆又问:“那你近几日照常当值了吗?”


        

“我……”


        

房夫人最近哭得昏天暗地,哪还能如平日一般研究颜料,烧造瓷器。


        

“妾身知错,请侯爷责罚。”


        

陈庆爽快地点点头:“是该责罚。”


        

“田少府……”


        

他拿出半截玩偶:“此物名为耐火粘土,顾名思义,它能扛得住极高的温度,是修建高炉的绝佳材料。”


        

“矿藏就在三里沟煤矿,具体位置待会儿我告诉你们。”


        

“你们两个领着朝廷俸禄,却不思报效,整天纠结儿女情长。”


        

陈庆的语气愈发威严:“粘土怎么采出来我不管,耐火砖怎么做我也不管。”


        

“反正一个月之内,你们要是不把东西交出来,到时候……”


        

“我亲手把你们俩塞进高炉里!”


        

他面色凶狠:“本侯与田舟不一样。”


        

“田舟当了少府,还把自己当成黔首百姓。”


        

“我手握重权,就是依照自己的心意行事。”


        

“你们俩生不能同衾,死也要让你们同穴!”


        

田舟和房夫人神色错愕,怎么也想不到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


        

“都听清楚了没有?”


        

“本侯可没有半分说笑。”


        

“如何采掘粘土是田舟的活计,如何烧制看你的本事。”


        

“差了任何一环,你们俩死在一块吧。”


        

陈庆负着手,态度倨傲地眯眼打量着房夫人。


        

“妾身遵命。”


        

房夫人知道无论如何陈庆都不会杀田舟,无非是吓唬他们两个而己。


        

但是……


        

他行事还真是张狂无忌,肆意妄为。


        

“下官遵命。”


        

田舟无奈地应诺,下意识朝着房夫人那边瞥了一眼。


        

西目相对,两人不约而同飞快地偏过头,脸色微微发红。


        

陈庆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都什么呀!


        

一把年纪的人了,能不能不要像小学生一样,还动不动老脸发红。


        

“还有这位。”


        

陈庆把一旁看热闹的乞儿拉到身前。


        

“耐火粘土是他发现的。”


        

“原本打算赏赐他百金的,可他方才见了门外的瓷器,便想学这门手艺。”


        

“田师兄,以后他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抱怨:“人家保媒拉纤,最多最多就帮忙送入洞房。”


        

“我连孩子都帮你们领回来了,够意思了没有?”


        

“本侯每日里为江山社稷殚思竭虑,你们就让我省省心吧!”


 新书推荐: 大明测字天师 谁给大明续命了? 割鹿记 南朝不殆录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 神话三国之魏武枭雄 穿越后领了三个媳妇,不领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