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全位面恶魔导师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互不提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奇快中文网] http://www.x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初奥数法师打算用来开办奥数学院的算堡已经像一座小镇那么大了。到达了这样的规模,为了方便理解,就很难再以其他的事物来比喻它——毕竟见过小镇的眼睛还是比见过四睫龙的要多的多。


        

不管怎么说,以查从来没见过这么整齐的小镇。甚至曾经的秩序之源建筑排列都不比这里更精密一点。


        

总的来说,二者侧重不同——前者始终如一,遵守千变万化的各种规则。后者千变万化地遵循同一种规则。迈步进入的时候,相较于走进一个大型聚集点,更像踏上了某种棋盘。建筑像棋子一样分列在自己的格子最中心,面向精心调整过的角度。


        

光线只有一束,从斜上方射来,经过数百次折射正好照亮所有的角落。


        

相较唯星奇面的其他地方,这里并不算拥挤,偶尔有行色匆匆的家伙在格子的一角出现,下一秒又现身在另一个格子的另一角,紧接着出现在格中建筑的某一层,融入其中。他们的打扮都有点相似——以查猜测他们都是奥数学院的员工。


        

如果某个格子角落突然出现的身影是多斯玛斯,他也不会惊讶。


        

以查正大光明的漫步向前(当然,根据需求向左,向右甚至有时向后),一直到走进一梅兹的办公室,也没看到多斯玛斯——这种情况自然比遇到他更棒。略微美中不足的是,一梅兹并没有在办公室里。他还以为这间办公室是以原初奥数法师和他的金色算桌为中心生长的呢。没有这两种玩意的存在(称一梅兹为“玩意儿”真算不得不尊重),这里显得格外空荡。


        

以查随手翻着书架上的东西。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亡灵法师进来了。他的金色桌子上堆满了普通的皮质册子。


        

“明天将举办开学典礼。我在确认学生名单。”一梅兹说。他停到该停的地方,把册子全部倾倒在壁龛的一层——让整个房间一下子就显得详略得当。“还和所有的特殊课程教授进行了一对一的确认。明天将是一个重要开端。”他说,听起来好像在解释。不过以查心知他绝对没有。“我们尤其需要准确地将奥数思想传递给所有来宾。不能有任何大于万分之五的误差出现。”


        

“来宾?难道他们还是客人吗?”


        

“暂时是。在通过第一次筛选之后就不是了。通过了筛选的会真正成为学院的学生。和教师——这同样也是对他们的一次考验。”一梅兹把双手合在一处,放在变空的桌面上。“你知道,并不是所有存在都能被奥数光辉笼罩。总有底层逻辑和我们的理念冲突的家伙。”


        

“不透光的家伙。”以查说。“但可能通电,可能透气,谁知道呢?”他把手里的书插在错误的一列里——它在一梅兹的目光凝视下自动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就是一次淘汰吧。”以查瞅着那本乖巧的书说。“你要对这些被淘汰的家伙怎么样?杀掉他们,把他们死灵化吗?”


        

这句话起到的效果比他预想更强。骷髅法师站了起来,两三颗黄绿色的火星从他脸颊的破洞上迸出——以查好久没见到这样的画面了。


        

“喔——”


        

“你明知没有这回事。以查因特。”一梅兹阴沉地道。“而这完全是你的错。”


        

“我的错?”


        

“完全是你的错。我不和你算账,你也别和我……”


        

“等等。等等。”以查举起一根手指。“我想要确定一下。你说完全,在你的话语体系中,指的当然是‘百分之百,绝无例外’,对吧?”


        

一梅兹皱眉。“当然。怎么了?”


        

以查假装沉思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


        

“受宠若惊。”他说。“本来这么大的事情,我还以为或多或少还有其他家伙的功劳呢。你知道。不少家伙帮了忙。光是力量来源就……


        

等等。等等。”原初奥数法师似乎打算打断他的长篇大论,以查优先打断,并让笑容在脸上凝固以配合对方表情。“我破坏了你的蓝图计划。但你没打算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教育理念吧?”他做出明知故问的样子。“比如把教学变成彻底的专业性训练——培养出一支军队,专门针对我和我这样的恶魔之类的……还是你打算——我知道奥数有这样的倾向:当遇到一个新问题的时候,把它转变为老问题再解决。你只要再把我们复活的那些家伙再度死灵化,条件就和原来一样了。是这样吗?”


        

他明知会带来不悦,还是故意继续问。“你是这样打算的吗?就这样?”


        

死灵完全不需要吸气。但看上去,一梅兹好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好像他打算吐口火或者吐口水什么的。


        

“我没有这样打算。”停顿之后,奥数法师说。“蓝图是一个计划。计划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有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来等待条件成熟。仅此而已。”


        

“那你的仅此而已是哪种仅此而已?”


        

“你不需要知道。”


        

“我需要知道。”


        

一梅兹停了一下,微微倾斜脑袋。


        

“你在质疑我吗?”他说。金色的眼睛闪闪发亮。“还是在质疑……他?”


        

(也就是我。以查因特。涅希斯不安宁地翻动了一下,悄悄地道。)


        

“我想参加开学典礼。”


        

以查耸耸肩膀,换了个话题。


        

一梅兹收敛了表情——但有限。“我邀请过你来这里任教。你拒绝了。”


        

“对。但我推荐了不错的代替品——也许没有那么不错。但好歹是个代替品。这件事我们扯平了。”以查说。“那一件事也是。你帮助了打算消灭我的阵营。我消灭了打算帮助你的阵营。哈哈。”他刻意地笑了笑。“消消气。你不该生气。我千方百计想让你生气都失败了。千万别在我不故意的时候生气。我需要参加开学典礼。”


        

一梅兹瞪了他一会儿。


        

“你知道。”原初奥数法师说。“我能看到你的想法。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干嘛。我警告你……”


        

“感谢警告。感谢邀请。”以查点了点头。


        

他走到街上,又回来。一梅兹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移动位置。


        

“独死快乐。”以查说。“你有可能是仅剩的死灵了。一定范围内。至于这个范围——嗯。更确切的事实你可能比我更清楚……”


        

“我清楚。不需要你提醒。”一梅兹冷酷地道。


        

“不错。”以查点点头。“明天见。”


        

“第四动乱。”一梅兹短促地说。


        

“我有个建议。”以查笑了一下。“我们不互相提醒。我不提醒你的事。你也不提醒我的事。怎么样?”


        

(本章完)


 新书推荐: 剑仙小姐,你挡着我送外卖了 诡异游戏入侵,氪金十亿当鬼王 模拟犯罪十万次,我竟成王牌神探 跪在妻女墓前忏悔,我重生了 怪谈笔记 尸囊人 竹马他哥一直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