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 > 第三百九十七章该见就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奇快中文网] http://www.x7k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份大礼很可观,极为可观,非常可观是不错,但前提是他赵定要能吃得下这份大礼,而且还要保证不至于被噎死。


        

这就有点难办了。


        

尤其是眼下周家和他之间的关系。


        

“怎么样心动不?”


        

赵崇远挑了挑眉看向赵定。


        

“一点都不心动。”


        

赵定撇了撇嘴摇头道,“我怕我被噎死,就算不被噎死,也怕吃下去之后,哪一天保不准我这脑门上就要被打上谋逆的罪名。”


        

“嗯?嘿,你小子什么意思?”


        

赵崇远先是一愣,旋即有些反应过来,瞪着眼,梗着脖子看着赵定:“你小子是怕你老子我忌惮你?怕你权力过大,篡你老子我的位置?”


        

赵定耸了耸肩,撇嘴道:“篡位我倒是不会,但害怕某人忌惮啊。”


        

呵呵呵!


        

赵崇远呵的笑了一声:“就你?”


        

赵定:“……”


        

妈蛋!


        

被瞧不起了!


        

不过想想也是,自家老子能大大方方的把这份厚礼拿出来,那自然也就不担心掌控不了,而且他仔细看了一眼。


        

周家这些人的位置是重要,但也不是特别的重要。


        

基本上都是处于实权和半实权的位置。


        

而且同职位之间都有彼此制衡的人。


        

而至于兵部,那更是想都别想,他就没看到一个周家人的名单之后有兵部任职的记录。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周善会选择自杀,而不是想着背水一战了....


        

不得不说,自家老子制衡这一套玩得那是相当的溜。


        

“好了,闲话不多说,调周逸去你燕王府给你做侍读的事情,我已经让王力士去传旨了,过几日周逸应该就会去你府上报备。”


        

“知道了。”


        

赵定无奈,只能点头。


        

“周逸此人,你好好用,用得好就是你手里的一柄好剑,用不好嘛,那就容易噬主,所以你看。


        

如果你觉得此人能留,你就留下,不能留嘛.....


        

那你老子我就换个人给你练手。”


        

赵定:“……”


        

他自然明白。


        

“这换个人”这四个字的意思。


        

那就是周逸听话还好,若是不听话,那就杀了也无妨。


        

到底是帝王啊。


        

这说起话来就是如此轻飘飘的。


        

仿佛这不是在决定他人的生死,而是在说着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嗯,下去吧。”


        

赵崇远点了点头,旋即低下头,继续处理着面前的奏折。


        

赵定点头离去。


        

但刚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


        

赵崇远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对了,最近要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要见你,你不妨就见见,她说什么呢,你也听着,你照着做就行。”


        

“嗯?”


        

赵定愣了一下。


        

但等他回过头时,赵崇远已经又一次低下头,处理着面前那堆积如山的奏疏。


        

赵定无奈,只能一个人向着养心殿外面走去。


        

脑海中回味着刚才自家老子说的那么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最近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要见你,你不妨就见见,说什么,也让他照着做就行?】


        

这是什么意思?


        

赵定有点懵。


        

但下一刻,却悚然一惊,扭过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已经把头埋在案牍深处的自家老子。


        

难不成他知道了?


        

所谓他知道了,这自然是那个疑似大离的人在他回周府的路上拦路的事情,否则的话何至于说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但更让赵定毛骨悚然的是。


        

这应天城之内,不!


        

准确说这大乾之内,还有自家父皇不知道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赵定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


        

果然啊!


        

能登上那位置的人,而且还能坐稳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而自己明显则明显差了太多太多。


        

要想达到那个位置,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


        

深夜!


        

燕王府!


        

赵定单手托腮的坐在书房前遐思什么,另一只手上的毛笔还在指尖乱转。


        

面前则是一张上好的宣纸。


        

宣纸上还画着纺织机的图形。


        

这纺织机的图形自然不是他画出来的,而是他让宫廷画师画好之后给他送过来的。


        

手摇纺织机的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来着?


        

赵定皱着眉头,暗自思索。


        

今天他答应自己老娘,说下一次告诉自己老娘怎么改良纺织机,是因为当时自己手上还没有完善的改进方案。


        

所以说不得。


        

同时也为了给自己一个好好思索的机会。


        

虽然前世看过不少这方面的东西,但要是让他一次性拿出来却实很难,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整理脑海里面的思路。


        

“是什么来着呢?”


        

赵定皱起眉头暗自思索。


        

说实话确实是有些难。


        

脑子里面的东西太杂了。


        

有些似是而非。


        

想要快速的找出关键也很难。


        

此刻已经是夜深。


        

整个燕王府寂静无人。


        

绿桃在给他铺好的床铺之后,也在隔壁的房间早早的睡下,至于张三?


        

呵!


        

人家老婆孩子....不对,现在还没孩子呢,人家老婆热炕头呢。


        

只留他这么一个孤苦无依的燕王爷在这里默默承受所有。


        

府上其实也有高丽的美姬。


        

但女人只会影响男人拔刀的速度不知道吗?


        

所以虽然那些高丽送来的美姬,就住在隔壁的院子里面,但赵定到现在也还没有去过一趟。


        

当然主要也是没时间....


        

眼下的他的事情太多了。


        

一个是过几天周逸要来他府上报备,他要想好怎么驾驭这把双刃剑,另外一个就是要想好怎么对付大离的那位。


        

第三个嘛,就是把眼下的这个纺织机改良方案给弄出来。


        

虽说马皇后对于此也是半信半疑,但他赵定说过的话,那就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子,所以吹过的流弊,他无论也要弄出来。


        

就如此,又过了数个时辰。


        

眼看着天蒙蒙亮时。


        

赵定的眉头忽然一挑。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面。


        

眼下的纺车之所以效率低下,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采用了单坊轮的结构,一只手需要捻动丝线,另外一只手则需要摇动坊轮。


        

反之如果把手解放出来,同时增加坊轮的数量,那么纺织的效率自然而然的就会提升上去!


 新书推荐: 大明测字天师 谁给大明续命了? 割鹿记 南朝不殆录 戍边八年,皇帝求我登基 神话三国之魏武枭雄 穿越后领了三个媳妇,不领犯法!